盛盈,字虚怀
欧美小说控/呆在魏晋南北朝坑里安静找粮/中国古诗文长短句/现代诗敬谢不敏/吃非恋爱类英剧美剧古装剧/文史哲接受各种投喂

我发现我正在逐渐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20161027

 


“他突然感到这世上重新焕发的活力是污秽的,像涌上来的粪肥一般使他喘息着。”

——威廉·戈尔丁:《教堂尖塔》

 

 

去年这个时候,当我无视了那块写着“行人禁入”的牌子从公交总站出口冲进去并被保安拦下时,我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五年前的我以为是罪无可恕的横穿马路,现在在我竟然也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我只需要告诉自己一点:这里本来就是应该设一道斑马线的。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的幻想。当真正剥开自己的时候,这种常人所共有的羞愧往往仍然能将我冲击得体无完肤。建筑在空虚的幻想,破碎的自尊上面的尖塔必定是不稳固的,我想我已经能够猜到结局。

 

如果说文学就是建构了一个虚拟的世界。那么也许我的沉迷于文学,也不过就是一种以高雅示人的逃避。逃避到以至于,我一直在自我构想的一场会面在现实中最终却从未以我的构想实现。我从小说里构建自己的道德,而在现实生活中,往往被这样的道德束缚;或许我对这种道德的虔诚已近于宗教徒,在圣坛面前即使跪到两腿发麻,也消减不了我自己的堕落和罪孽。有些错误是可以弥补的,但是有些污点无法洗刷干净。解释和辩护不过是漂去了最上面的一层浮墨,深入到布料中去的脏污是洗不掉的。

这样就够了吗?对自己的反思和鞭挞。一个极力想要为自己辩解的人,明知自己的过错却还要装傻的人,说到底不过是个投机取巧的庸人。这种人能变好吗?一切投机取巧的因子是缠绕在双螺旋结构上的吗?一个人如何才能永远地小心地收敛起这种贪婪呢?

一个谎言牵连出十个、百个谎言,而敷衍和逃避只会让这些谎言愈发成为成见。盲目的对至高道德的追求吗?也不过是对一场海市蜃楼般的荣光的追逐。我从我心里看到了乔斯林的影子,亲吻着那座永不能被世人承受的尖塔。而在世人眼中,我不过是尘埃里的一只笨拙地打转的苍蝇。

 

我从未看过戈尔丁的书。却被开头吸引住了视线。一个狂热的、虔诚的、可悲的主教。我却无比想要拿他来做我自己的注解。查拉图斯特拉说,你们这些被你们的拯救者戴上了枷锁的人;我不相信拯救者,却也自己给自己带上了一个无法挣脱的枷锁。你们的灵魂不能高升;我的灵魂被我一直推着下降,从高处降到地上,再从地上落入深渊。我一直以来不想成为的,并觉得自己永远不会成为的那种人,终于还是找上了我自己。它就像是乘虚而入,附在了我身上,吃着我的肉,喝着我的血,用沉重的黑色的石头填满我空虚的躯壳。

它和我融为了一体。这种从我内心长出来的罪恶笼罩了我,覆灭了我身上原来带有的真实无垢的光芒。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人啊?怠惰,虚荣,利欲熏心,对这个世界毫无知觉。我刚刚以为我找到了自我,却猛然发现我的自我竟然浸泡在这么一缸深不见底的污浊的水里。

但我还是能看到自己的。我在很久之前就决定要做一个更好的人,却直到现在都还在这条路上踽踽独行。即使脏污无法洗净,人也总要努力洗过。人孰无过呢,带着枷锁和曾在烈火里留下的伤疤,也还要继续地走下去。谁说不可能哪一天,一场无根水劈头浇下,过去的一切就都泯然无痕了呢。


评论
热度(3)
© 盛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