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盈,字虚怀
欧美小说控/呆在魏晋南北朝坑里安静找粮/中国古诗文长短句/现代诗敬谢不敏/吃非恋爱类英剧美剧古装剧/文史哲接受各种投喂

生活在摩登城市里的不抒情诗人

20160520


明明只是打完了一场球,或者说看完了一场球。回来打开电脑,看了一些消息。我终究只是一个被我自己圈禁在我自己的小空间里的人,有的时候想要出去,更多的时候只是觉得,我这样过日子也蛮好的。

 

对啊,是蛮好的。日子像流水一样地过。有打球的人说,拿着球的时候不要太流畅。水也流得不要太畅快。一个人,在这个夏天满树阴凉的校园里,无牵无挂,可笑可哭。现实里过得不顺了,看看小说,看看历史,看看查拉图斯特拉怎么说。然后笑一笑,又是雾霾之后的蓝天。

但是这毕竟不可能是我永远能够生活下去的世界。人总要从象牙塔里走出来,走到人群中去。本雅明说城市里的浪荡者。现代城市,那些毫无表情毫无面容的匆匆行人,在你走路的时候和你摩肩接踵。也许我永远看不到这种工业社会中的城市,那样冷硬的人们,从深如墨色的背景里朝我急速驶来。这是我想象中的工业时代图景,而我的,真实的,生活中不是这样。

路上搭建着城市修理工的脚手架,张着绿色的纱网。人走在廊棚底下,头上是铺得透不进光的竹垫。当然也透不进雨。行人在说话,大声的,小声的,尖利的,豪放的,甚至于哈哈大笑,嚎啕大哭。我们的现代的街道上有各色的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而不像几世纪前欧洲那些把一切思想和家愁紧紧扣在扎紧的伞里的贵族,商人,银行家。

 

现代主义行进到今天已经经过了多少变迁。破坏,然后另起炉灶建立新的法则和地基。未来主义和达达主义开创的新时代没有给它们自己留下多少位置,但是却冲开了一扇门进入了更广阔的世界。故事的内容不一样了,讲故事的方式也不一样了。

天空里星星的排列方式也不一样了。

 

稀里糊涂写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以上。


评论
© 盛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