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盈,字虚怀
欧美小说控/呆在魏晋南北朝坑里安静找粮/中国古诗文长短句/现代诗敬谢不敏/吃非恋爱类英剧美剧古装剧/文史哲接受各种投喂

回到城市

20160504

 

前天——已经是前天了——坐在回程的大巴上,看到十字路口的车水马龙,突然觉得,也许我也不是那么适合隐居的生活。

在岛上呆了三天,现在回想起来竟然觉得陌生而疏离。明明只过了两天,上了四门课。一群怀着对海岛的奇妙幻想的人,在炽烈的阳光下,在鼓荡的海风里,向自己最狂放的日子告别。最狂放啊,从划船不用桨到最终来到离大陆最远的那个海岛。我不愿意想我们的离别,虽然它已经离我们只有一步之遥。

年轻的时候还在想,我以后不一定要生活在喧嚣的都市。忙碌和躁郁,织一张细密的,把你的生活团团裹住的网。就像渔民在马路边晒的那些一样。你走过一堆堆的,散发着海腥味的渔网,味道重到想吐,即使像我这样极爱海鲜的人。天很清亮。没有霾,没有汽车尾气。只有浮在空气里的无孔不入的海味。雾也是干净的,在吹动一股股雾气飘移的风里,你深深  地吸一口气。清冽大概是唯一可以用来形容它的词了。唯一的,却极合适的。

然而它毕竟只是一个岛。我们作为游客走过沙滩,攀上岩壁,在山上的夕阳里俯瞰水湾里养殖的淡菜。然而我无法想象日复一日这样的生活。荒村里曾经的居民静默地逃离,留下爬山虎在探险者的脚印旁覆盖了残垣断壁。

这样的日子太荒芜。后会无期里青年无处安放的青春。我们走在路上身边的饭馆里招揽生意的唇枪舌剑。超市里空空荡荡的货架。大门上着锁的KTV。我们被城市养刁了胃口,即使要呼吸腐蚀肺腑的空气仍然向往灯红酒绿的生活。

但我说不出到底是哪一点让我害怕。在人声喧闹的地方我绝望地想要找到可以独处的空间;而在这样的与世隔绝的地方,又似乎更想要回到人世。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基隆,独自走在从公车站去和平岛的路上。仿佛照耀一切无法遁形的太阳光,在一条两边都是围墙,没有树的路上。我感到了和走在嵊山岛上一样的迷茫。

也许人必须要和树生活在一起。新校区也是一样,树还没有长大。太阳白白地照在光秃的地面和屋顶上。这是我喜欢老校区的另一个理由。城市里的树跟人一起挺立着。没有一座古老的城市是荒芜的。只有那些文明边缘的海岛。

我大概终究是不适合岛上的生活的。大陆靠海的一隅,有大树,有农田。也许是我对未来的唯一展望。


评论
© 盛盈 | Powered by LOFTER